专注精密制造10载以上
专业点胶阀喷嘴,撞针,精密机械零件加工厂家
联系方式
陈小姐:13899999999
周先生:13988888888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bob登录官网”接班仲文同志!高志丹其人其事

更新时间  2022-12-01 17:06:01 阅读

随着高志丹升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党组书记,他也成为继袁伟民之后又一位靠主抓竞技体育工作最终修成正果的体育总局掌门人。高志丹从北京体育大学毕业后,便进入国家体育体委(1998年改组为国家体育总局)。迄今已在体育总局任职三十余年,从基层岗位一步步积功擢升。

平日为人低调内敛,工作上尊重竞技体育规律。总之,他是一位育总局系统上下都非常了解和熟悉的老同事和老面孔,而非外来的空降派。高志丹身上的这些特质让体育系统很多人都为他此番的晋升欢呼雀跃,不少体育人还拿他和昔日的袁伟民进行对比,庆贺体育总局终于又迎来一位体育系统出身的掌门人。

国家体育总局的前身国家体委成立于1952年。无论是国家体委还是改组后的国家体育总局,都是非常讲究专业性的业务部门,体育行业历来倡导专业人干专业事。但回顾国家体委和国家体育总局的历任掌门人:贺龙、王猛、庄则栋、王猛(第二次担任体委主任)、李梦华、伍绍祖、袁伟民、刘鹏、苟仲文、高志丹,真正体育科班出身的反而是少数,只有庄则栋、袁伟民、高志丹三人而已。

在2000年之前,国家体委的掌门人多有过军旅行伍经历,比如贺龙元帅、王猛将军、李梦华(建国初期曾任西南军区团委青年工作部部长兼军事体育部部长)、国防科工委党委少将伍绍祖。2000年之后,国家体育总局曾迎来过三位由地方省(市)委副书记岗位上晋升的正部级领导(李志坚、刘鹏、苟仲文),从2000年至今的22年时间中,两位由地方省(市)委副书记岗位上空降而来的局长(刘鹏、苟仲文)合计主政达18年之久。新中国体育脱胎于国防体育,体委主任多带有浓重的军旅色彩。

贺龙元帅是首任国家体委主任,当时以副总理身份兼任体委主任,蔡廷锴将军是副主任。文革时期国家体委被军管,开国少将王猛于1971年出任国家体委主任。文革后期,王猛将军重返军队,33周岁出头的乒乓球世界冠军庄则栋在1974年年初获火箭式提拔直接升任体委主任,但1976年10月他又受牵连而火速免职。

文革结束后,王猛将军于1977年2月二度回归国家体委。1981年,从西南军区时代就追随贺龙元帅、1954年被贺龙元帅调入国家体委的李梦华升任体委主任。1988年兵败汉城后,国防科工委党委书记伍绍祖调任体委主任、党组书记,1998年国家体委正式改组为国家体育总局,伍绍祖也因此成为国家体委最后一任主任和国家体育总局首位局长,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位带有军旅色彩的中国体育掌门人。

2000年4月,伍绍祖因故调离,前中国女排功勋主帅、当时61岁并已计划在悉尼奥运会后退休的袁伟民升任国家体委主任,这是庄则栋之后第一位竞技体育出身的体育总局掌门人。同期,北京市委副书记李志坚升任体育总局党组书记。2004年雅典奥运会后袁伟民到龄退休,四川省委副书记刘鹏升任体育总局局长,一年后又接替到龄退休的李志坚兼任党组书记,这一干就是12年。

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刘鹏到龄退休,北京市委副书记苟仲文升任体育总局局长、党组书记。2022年7月,苟仲文到龄退休,在体育总局供职三十余年、长期主抓竞技体育工作的高志丹升任体育总局局长、党组书记。因此,高志丹也因此被视为是袁伟民之后又一位出身于体育系统、靠主抓竞技体育修成正果的中国体育掌门人。

高志丹出生于1963年,吉林四平人,今年已59周岁,由于副部级是60周岁退休,他此番晋升体育总局局长属于压哨晋升。虽然高志丹在体育总局供职三十余年,但由于其工作风格非常低调务实,经常下基层驻队伍抠技术细节,不喜在媒体面前抛头露面、接受采访。以致于当体育系统都在为这个老熟人的晋升欢呼时,一些媒体同行业却表示对其了解不多,可能只有少数当年采访中国射击国家队的老记者才会对他的情况如数家珍。

此外,高志丹原本在体育总局领导班子中是三把手,排名次于体育总局局长、党组书记苟仲文和体育总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王瑞连,班子成员多达9人,此番高志丹在一众副局长中脱颖而出晋升为体育总局局长、党组书记,三把手直接成一把手,也让媒体多少有几分惊喜和意外之感。在7月29日下午中组部在体育总局干部会议上宣布高志丹升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党组书记后,笔者翻出了一篇关于他在2017年以体育总局副局长短期兼任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时笔者所写的一篇报道,《重磅!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兼任冬运中心主任 释放三点耐人寻味的信号》。当时在写这篇报道时,笔者没有在网上搜索到他的详细资料,于是只能根据自身多年来对这位北体老学长的了解简单整理了一下他的履历。

此番在他升任局长后写稿子时直接援引了这个履历,但很快就被几位曾与高志丹共事过的北体师长和同学指出一个遗漏之处,那就是笔者整理的履历中缺了高志丹在2015年短暂担任体育总局人事司司长的那一段经历。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疏忽,虽然高志丹在人事司司长岗位上任职时间非常短暂,只是晋升为体育总局局长助理、党组成员前的一个过渡岗位,但鉴于他是从这个岗位上晋升为副部级的,所以漏掉这一段履历非常不该。以下就是笔者在被提醒后完善的高志丹履历,如仍有瑕疵,务请各位方家不吝指教。

笔者之所以要列出高志丹的履历,就是因为通过他的履历可以看出他在抓竞技体育工作方面的经验丰富程度。高志丹履历:1984年—1988年 北京体育学院(1993年更名为北京体育大学);1988年-1998年 国家体委(国家体育总局的前身)综合司;1998年—2000年 国家体育总局射击射箭运动管理中心;2000年—2001年 国家体育总局竞体司;2002年—2004年 国家体育总局射击射箭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2004年—2015年 国家体育总局射击射箭运动管理中心主任;2015年 国家体育总局人事司司长;2015年5月—2016年6月,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助理、党组成员;2016年6月—2022年7月,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2022年7月,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党组书记。通过这份时间纵跨三十余年的工作履历,可以发现,高志丹几乎一直都在从事竞技体育管理工作。

国家体委时代的综合司全名叫训练竞技综合司,和训练竞技一、二、三、四、五司并列,训练竞技一、二、三、四、五司都是按照各自的项目类别来负责各自的训练竞技工作,比如二司就是球类司,主要抓篮球等一些球类运动的训练竞技工作,综合司则是负责审批、监督、服务一、二、三、四、五司的训练竞技计划。在上世纪90年代国家体委改组为体育总局的过程中,这些训竞司全部被裁撤,转而按照单一项目设立一批运动管理中心(事业编),比如篮管中心只负责篮球运动,体育总局围绕综合司的职能为主体组建了体育总局竞体司。这么一来,体委时代的综合司外加体育总局时代的竞体司,高志丹供职了11年。

除了竞体司外,高志丹前期最重要也是供职时间最长的工作履历就是在射击射箭中心,前后供职时长超15年。射击是我国长期以来的六个奥运金牌大户之一,且多届奥运会习惯在赛程第一天安排射击决赛,这意味着中国首金乃至奥运首金往往会由射击比赛决出。射击金牌对中国的开门红意义重大,比如公众最熟悉的1984年中国奥运第一金就是由许海峰射落。

中国体育代表团经过多届奥运会后将射击视为幸运项目,认为只要射击赢得开门红,往往当届奥运成绩最后都不会差。正是因为射击肩负着开门红的重任,所以竞技成绩出众的射击中心主任有望优先获得提拔。高志丹在射击中心的前任也是他早期的伯乐冯建中,就是在射击中心主任岗位上在2003年被晋升为体育总局局长助理,此后升为副局长,长期分管射击等竞技项目,而高志丹也正是从冯建中手中接任射击中心主任。

2015年冯建中到龄退休之际,高志丹也于同期晋升为局长助理,一年后升任副局长,最初接替的正是冯建中此前的那些分工。高志丹从1998年—2000年初入射击中心,到2002年-2004年回归射击中心并担任副主任,再到2004年—2015年长期担任射击中心主任,这期间也是射击中心的全盛时期。在高志丹主管射击国家队期间,队员们对他的管理都很信服,杜丽(2004年雅典、2008年北京夺金)、王义夫(2004年雅典)、贾占波(2004年雅典)、朱启南(2004年雅典)、郭文珺(2008年北京、2012年伦敦)、庞伟(2008年北京)、邱健(2008年北京)、陈颖(2008年北京)、易思玲(2012年伦敦)等大批射击名将取得优异成绩。

而凭借着在射击中心十多年的深耕和一份份亮眼的成绩单,高志丹在2015年初从射击中心主任被调任为人事司司长,随后马上在2015年5月被晋升为体育总局局长助理、党组成员。一年后升任体育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高志丹在出任副局长后,分工中也涉及到竞技体育,最初是和另一位副局长蔡振华交叉分管竞技体育,高志丹侧重冬奥项目的竞体工作。

2017年,鉴于北京冬奥会备战任务十分重大,所以高志丹以副局长身份短暂兼任冬运中心主任,此后总局办公厅主任倪会忠接替冬运中心主任,高志丹继续分管冬季项目竞体工作。在北京冬奥会上,中国体育代表团共斩获9金4银2铜,金牌数和奖牌数均创中国体育代表团历届冬奥会新高。高志丹作为分管冬季项目竞技工作的副局长最终晋升体育总局局长,或许可以称之为天道酬勤,冥冥中,这是对他这几年兢兢业业抓冬奥备战的一种回报。

此外,高志丹为人低调谦冲,在管理上充分尊重竞技体育规律,这种风格让他收获了不错的群众口碑,这点给他加分不少。很多体育人为他的晋升欢呼雀跃,不仅是因为他是体育总局系统长期成长的老面孔,更是认可他的做事风格。诚如上文所言,无论是以前的国家体委还是改组后的国家体育总局,都是非常讲究专业性、需要靠实干出成绩的业务部门。

正是因为这一属性,尽管国家体委和体育总局时代的一把手们大多数时间并非体育科班出身,但领导班子中一直都会配备至少一两位深谙竞技体育规律、能够指挥中国体育代表团在体育大赛争金夺银的竞技体育专家。这个搭班子的风格自中国在上世纪70年代末重返世界体育组织之后更加突出,奥运争光是彼时国家对体育最急切的要求之一。1977年2月,王猛将军二度来到国家体委,时年39岁的世界乒乓球冠军徐寅生被晋升为国家体委副主任,负责主抓竞技体育。

自此,徐寅生担任国家体委副主任长达22年。李梦华在1981年升任国家体委主任、党组书记,此后竞技体育为国争光任务越来越重要,于是,中国女排功勋主帅袁伟民直接从副处级干部的中国女排主帅位置上晋升为副部级的国家体委副主任。李梦华对其非常信任,充分授权,每逢中国体育代表团征战国际大赛,袁伟民都是总指挥,从1985年起,袁伟民还成为国家体委党组副书记,排名仅次于李梦华。

1988年汉城奥运会中国仅获得5枚金牌,让国人深受刺激,此后,李梦华退休,国防科工委党委书记伍绍祖空降空降国家体委。1990年,另一位乓乓球世界冠军出身的李富荣也晋升为国家体委副主任。竞技体育方面,袁伟民、徐寅生、李富荣交叉分管,袁伟民是党组副书记,在改组成体育总局后还担任体育总局常务副主任。

袁伟民2000年4月成为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后,在悉尼奥运会上中国取得28金,创造了当时的历史最好成绩,时任竞体司司长杨树安被晋升为体育总局副局长,此后,时任射击中心主任的冯建中、时任冬季项目管理中心主任的肖天、时任辽宁省体育局局长的崔大林这三位抓竞技体育成绩都非常出色的司局级干部均被提拔为局长助理,三人此后也均晋升为体育总局副局长。刘鹏出任体育总局局长后,另一位乓乓球世界冠军、但更大成就是带领国乒持续夺得奥运金牌的蔡振华很快晋升为副局长,而接替冯建中出任射击中心主任十多年且竞技成绩非常出众的高志丹,在2015年由人事司司长岗位上被晋升为局长助理,一年后升为副局长。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苟仲文出任体育总局局长,在最初一段时间内,竞技体育由蔡振华和高志丹分管,蔡振华侧重夏奥项目,高志丹侧重冬奥项目。

根据体育总局官网2016年底刊登的领导分工显示:蔡振华负责训练竞赛、备战工作和青少年体育、夏季奥运工作。分管竞技体育司(侧重夏奥)、夏奥备战办、青少年体育司。联系射击射箭运动管理中心、举重摔跤柔道运动管理中心、拳击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乒乓球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秦皇岛训练基地、中国足球协会。

高志丹负责训练竞赛、备战工作和冬季运动工作。分管群众体育司(冬季运动)、竞技体育司(侧重冬奥)、冬奥备战办、青少年体育司(冬季运动)。联系冬季运动管理中心、自行车击剑运动管理中心、水上运动管理中心、田径运动管理中心、体操运动管理中心、网球运动管理中心、小球运动管理中心、武术运动管理中心。

在2017年前后,为筹办和备战北京冬奥会,在中组部和中央编办的支持下,国家体育总局获得临时的超额编制,体育总局领导班子人数最多时共有一正八副九位部级领导,这种超高规格无疑有助于备战北京冬奥会。而在蔡振华调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后,高志丹在此后三年的时间内(2018年8月-2021年10月)是体育总局领导班子中唯一一位竞技体育出身的副局长。在2021年东京奥运会上,中国体育代表团夺得38金,追平中国体育代表团在海外参赛最佳成绩。

时任竞体司司长刘国永直接晋升为副局长(未从局长助理岗位上过渡),这又是一位靠抓竞技成绩获得晋升的副局长。整体而言,体育系统出身、被晋升为体育总局副局长的多是抓竞技体育成绩的大行家,比如袁伟民、蔡振华、高志丹、徐寅生、李富荣、冯建中、崔大林、杨树安、刘国永、肖天……在这其中,国乒无疑是输送体育总局副局长最多的项目,而在四年奥运周期内竞技成绩出色的竞体司司长也多能获得升迁。如上所述,国家体委和国家体育总局的一把们往往不是体育人出身,其实也不奇怪。

竞技体育只是我国体育事业的组成部分,公众皆知的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这句题词揭示了我国体育工作的真谛,发展好群众体育、搞好全民健身才是国家对体育工作最重要的要求。所以,由外部空降官员来担任体育总局局长,可以为体育工作带来全新的思路和发展资源,防止眼界只局限于竞技体育领域,实现破圈效应。回顾历届国家体委主任和体育总局局长名单,只有庄则栋(乒乓球世界冠军,1974-1976年担任国家体委主任)、袁伟民(2000——2004年担任体育总局局长)、高志丹(2022年7月开始担任体育总局局长、党组书记)这三人是竞技体育出身,并且他们意外成为一把手也均离不开各自所处的客观环境的助力。

在这其中,年轻的庄则栋属于那个特殊时期的火箭式提拔,仅任职两年后就被撤职,后半生还因此沦为媒体不能轻易报道的隐形人。所以,他从体育明星直接晋升为正部级官员的事迹只是那个特殊时期的特事特办,不具有可复制性。据袁伟民本人在《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一书中回忆,上世纪80年代国家开始引入退休制度,同时提倡重用年轻干部,袁伟民因为带领中国女排持续夺冠,被破格从中国女排主帅(副处级)连升四级,成为副部级的国家体委副主任。

这种际遇已让大多数人可望而不可及,没想到他的际遇还不止于此。在2000年4月升任体育总局局长前,袁伟民本已计划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结束后退休。当时他已61岁,而副部级60周岁到龄退休,他为了带队征战2000年悉尼奥运会才延迟几个月退休。

但就在2000年春天,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伍绍祖因故突然被调任为中央工委副书记,于是正计划退休的袁伟民被任命为体育总局局长。在61岁还能压哨晋升,袁伟民本人在《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一书中谈到此事时都直言没想到。虽然袁伟民从1985年就开始担任体委和体育总局的党组副书记,但考虑到他是运动员、教练员出身,所以中组部又非常贴心地给他安排了一位理论政治素养极高的搭档,时任北京市委副书记的李志坚空降国家体育总局担任党组书记、副主任,袁伟民则担任体育总局局长、党组副书记。

两人同为正部级,分工方面,袁伟民主持日常行政工作,主持局办公会,分管侧重抓竞技体育、实施奥运争光计划和外联工作,兼任中国奥委会主席;李志坚主抓党务和人事工作,主持党组会,分管侧重抓群众体育,实施全民健身计划,兼任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主席。袁伟民和李志坚这对搭档配合默契,分工明确,彼此尊重,一时传为佳话。2004年雅典奥运会后,袁伟民65周岁到龄退休,2005年,李志坚到龄退休。

高志丹在2016年升为体育总局副局长之初,在体育总局领导班子中排名倒数第二位,仅在同期晋升的李颖川之前。但随着持续的人事调整,尤其是在杨树安退休、蔡振华调离、赵勇调离后,低调的高志丹一度成为排名第一的副局长,仅次于局长苟仲文。直到2021年4月,时任湖北省委副书记的王瑞连空降体育总局出任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后,高志丹的排名又变成了三把手。

高志丹出生于1963年,王瑞连出生于1964年,相比之下,王瑞连更年轻排名更高,但如今在苟仲文到龄退休后,三把手高志丹直接成为一把手。今年已59周岁的高志丹不仅获得压哨晋升,而且成功超车,这种升迁现象也不多见。看来,有时想要天道酬勤,除了个人99%的勤奋付出外,还要有1%的运气。

盼着天道酬勤之际也得有人肯高风亮节予以成全,这两点缺一不可。众所周知,为筹办和备战北京冬奥会,体育总局此前曾获得临时的超额编制,一度有一正八副九位部级领导。随着此前副局长杨宁(女)重返云南、副局长李建明调任税务总局,局长苟仲文如今到龄退休、前往全国政协担任民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此外,其他两位为备战北京奥运会而超龄服役的副局长后续可能也会正式退休,所以体育总局领导班子可能还会进行一些调整。

2024年巴黎奥运会开幕距今已不足两年时间,目前体育总局领导班子中只有高志丹和去年刚晋升的刘国永是抓竞技体育出身,高志丹的当务之急无疑是尽快组建新的领导班子,抓紧开展工作。唯愿中国体育代表团在巴黎再创辉煌!。